温好好四处爬墙

咸鱼。各种坑底仰望太太的咸鱼

【荷兰傻】茄汁豆吐司与牛角面包

一发完
深夜食堂au
老板第一人称视角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深夜食堂属于老板

——————

凌晨0时

“我们明天就要回国啦。”
最近几天经常来店里的两个帅气的外国小哥,今天一进来就这样说道。
“谢谢...你们照顾!”
这是那个卷发小哥说的,他的日语终于进步到可以听懂的程度啦。
“这就要走了吗。”“好不容易看见帅哥这么快就要离开。”“男人啊总是变的很快。”
从两人进门开始就一直盯着他们看的茶泡饭三姐妹在一旁自顾自地说着话,最后一句话得到了三个人一致的肯定,但是话题很快从两位小哥聊到了男人不可信,再义愤填膺的聊到哪位女士结婚了。聊别人之前不妨先想想自己好吧!
卷发小哥和蓝眼睛小哥,是最近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食堂里的两个外国小哥,高的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稍矮那位则有一头卷发,所以我就擅自这样称呼他们啦。
像往天一样两人坐到了比较角落的地方,不过今天一坐下就被阿顺他们拉过去聊天了啊,大概就是在聊明天什么时候走,今天去了哪些地方看了什么,吃了什么。最后一天也不让两个人安安静静的,看来大家都很喜欢他们,也是,谁不喜欢他们呢。
“啊,正好今天做了茄汁豆,还做了吐司和牛角面包,刚好用来给你们践行吧。”
店里的人将视线都转到了我这边,蓝眼睛小哥偏着头在和卷发小哥说着什么,大概是在翻译吧,卷发小哥的日语真的不怎么样,从他进店时磕磕巴巴的话语就可以看出来。蓝眼睛小哥日语就比较好了,只是带了点口音,不过大部分时候我都能听懂。
“噢!是小哥你们第一次来深夜食堂时点的菜吧!那时候没吃上呢。”
接受目光注视的感觉真不好,还好小寿寿桑的记性好,帮我转移了注意力。两位小哥看起来有点吃惊,不过,两位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把大家都惊艳了一下,如果忘记了当时情景才奇怪吧。

—————————————————————————————

那天才刚开店没多久,真由美才开始吃第二碗米饭,小寿寿桑和阿北他们在聊街上新出现的脱衣舞女郎,门突然打开,怎么看都还是孩子的卷发小哥拉着蓝眼睛小哥出现在门口,两人保持拉扯的姿势静止了几秒,然后迅速松开对方,蓝眼睛小哥认命的被卷发小哥拉进店了。是新面孔,还是很帅的新面孔,所以连真由美都因为他们的出现暂时停住了吃饭。我猜可能因为一直被大家盯着看,所以两位一直站在进门的地方,没开口说话。接着茶泡饭三姐妹开始悄悄的点评两人外貌了,虽然小声,但是别以为我没听到啊。
“咳,两位想吃点什么?只要我这里可以做的,都可以点。”既然来了就是客人,没理由不接待,所以我还是决定先问问他们想要吃点什么。
听到这话,蓝眼睛小哥终于眼睛一亮,拉着卷发小哥找了个位置坐下,还偏头在他耳边说话。大概是来日本旅游的年轻人深夜出来觅食,感受日本夜景,无意间闯入了我这个深夜食堂。两个人小声嘀咕了一阵,好像还起了点争执。在这时候,我看见茶泡饭三姐妹鬼鬼祟祟的凑在一起想也是在猜测他们是谁,小寿寿桑、阿北和真由美他们也在小声讨论。
“嘿,嘿,老板,你觉得他们是谁啊?”小寿寿桑向我问到,我怎么知道他们是谁啊,我和外国人不熟的,还没等我回答,他又自顾自的说起来了,“看他们穿着肯定不是那些店里的小哥。那个蓝眼睛的眼睛真好看,可是太瘦啦,卷发那个看起来矮一点但是看起来经常锻炼,身材一定很好。”
可能是被「瘦」和「身材好」刺激到了,真由美愤愤地吃着碗里的饭,“等我吃完就回去减肥!如果能有那么帅的男友就好了。”
“唉真由美你别想了,我觉得那两个小哥之间的关系肯定不简单。”小寿寿桑捂着心口一脸向往的说着。
这都能看出来?“我怎么没有看出来?”果然阿北也没看出来吧。
“你们等着瞧...”
这个时候,两位小哥那边好像也打闹出结果了,蓝眼睛小哥突然站起来想要开口说话,卷发小哥抓住他差点没把人抓进自己怀里,不过当时店里所有人都好奇的打量着他们,特别是听完小寿寿桑的推断之后的我们,所以他还是放手了。站稳的蓝眼睛小哥像拍狗狗一样拍了拍卷发小哥的头,然后露出一个微笑。在笑容出现的时候,店里安静的能听见筷子掉在桌上的声音,能不能注意一点,油弄到桌子上很难擦的。
“请问有茄汁豆吐司和牛角面包吗?”
略微有点低沉刚刚过了变声期的男声响起。
“asdfghjkwuwhxb...唔唔唔!”
像是还没经历过青春期的声音,说出了一串听不懂的话语,不过才说了一半就被强制打断了。卷发小哥被蓝眼睛小哥捂住嘴,还被瞪了一下,虽然看起来他能很容易摆脱那双手的样子,但是还是马上安静下来了。
那是什么?「茄汁豆吐司和牛角面包」?小店是深夜食堂,不是面包店啊,虽然经常有客人点一些很特别的东西,但是这个真的没人点过,我平时也没往店里买面包。
“抱歉,这个没有呢。”
“啊,对不起,只是开个玩笑,那请要两份猪肉味增汤定食。”
蓝眼睛小哥又向着一脸郁闷的卷发小哥说了两句什么,对方挠挠自己的卷发,笑了,卷发小哥看着蓝眼睛小哥的时候那种眼神,连我都能看出来他们之间肯定不简单了。「是太阳一样的男孩子和月亮一样的男孩子之间产生的爱恋啊。」这是他们离开后,小寿寿桑捧着脸,对两位小哥下的定义。
接下来几天,两位小哥都会结伴出现在店里,并且很快就融入了进来,这可能是长得帅的优势吧。他们一般都是看店里人吃什么就点什么,然后坐在角落里,小声交谈,或者打闹。有时候他们也会加入周围人的谈话,大部分时候都是蓝眼睛小哥在做翻译,卷发小哥看起来很喜欢说话,导致有时候蓝眼睛小哥不想翻译了,接着卷发小哥就会蹭在他耳边说些什么,然后对方就会继续帮他翻译啦。看着他小狗一样的眼神,应该没人会拒绝他的请求吧?
不过就算这样,这几天下来也没有人打探到他们到底是谁,他们看起来不是很想说的样子,大家也就没有问了,反正都是深夜在食堂里吃饭的客人,身份又不重要,这个小店可不会在意那些东西。
——————————————————————————————
趁大家反应过来以前,我已经将牛角面包重新刷上黄油放进了烤箱,茄汁豆吐司也做好了。茄汁豆是用番茄沙司和白天泡发的黄豆一起熬煮,直到汤汁完全被黄豆吸收,一般可以浇在白饭上加上生鸡蛋一起吃,茄汁豆吐司就是把他们放到吐司上罢了。吐司和牛角面包都是开店前托阿北帮忙买的小麦粉和黄油自己做的。
店里都是黄油的香气,两位小哥看看面前的茄汁豆吐司和牛角面包又看看我接着又看了店里一圈,感觉很不可置信啊。
“这个好吃吗?我也要一份!”真由美发话了。
“你不是要减肥吗?”梅子茶泡饭小姐很不客气的开口。
“老板,我也要一份。”
“我也要一份,嘻嘻。”
... ...
小店的客人都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看见别人吃什么自己也想吃。于是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份茄汁豆吐司和一个牛角面包。
所以,外国人都喜欢吃那么奇怪的东西吗?茄汁豆加在吐司上面?我嚼着这个吐司觉得很奇怪,不过看大家好像都吃的很开心的样子,两位小哥看起来非常激动了。喂喂,只是吃个面包而已啊。
“谢谢您,还能记住我们第一次来时点的菜,这个吐司真是太棒了!一级棒!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吐司了!”蓝眼睛小哥离开前很激动的说着,旁边的卷发小哥看起来比他还激动,叽叽呱呱的说着什么,但是由于他的日语说的实在不怎么样,还夹杂着英语,所以我就只听懂了「很棒」「谢谢」这几个词。

—————————————————————————————

最近店里总是时不时闯进来两三个年轻女孩子,很激动的拿着手机叽叽喳喳地说着听不懂的话,什么“这就是他们俩来过的地方吧!”“肯定吧!”“啊!我坐在他们坐过的椅子上了!”现在的年轻人都在想些什么啊,大半夜两个女孩子走在街上不怕坏人吗?进来吃东西没关系可是打扰了我的客人们吃饭,就很不好了。
“你们在说什么啊?”阿北好奇地凑过去询问道,我也不动声色的移过去想要看看是什么吸引了这些年轻的女孩子来我这种破旧的小店。
“他们啊!Tom Hollan和Asa Butterfield,他们俩出去旅游了一趟,回来就公开了!说在旅游途中见了一群很好的人,老板和客人都超级友好超级棒!”
“其实也是Asa晒茄汁豆吐司和牛角面包,被粉丝发现旁边杯子倒影里是Tom,跑去各种猜测,Tom嘴一急就说出来了嘿嘿嘿,这个店也是粉丝扒出来的。”女孩子们兴奋的说着听不懂的英文名,语速很快,看起来很激动的样子,但是我只听到了茄汁豆吐司和牛角面包。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女孩子们把手机拿出来给我们看两人照片。这时我们才发现,她们说的原来是卷发小哥和蓝眼睛小哥,怪不得他们难么吸引人,原来是明星啊。
“我就说他们关系不简单吧!”小寿寿桑开心地说着,“我还看见有几次卷发小哥偷偷亲蓝眼睛小哥脸颊呢!”
“什么什么?!”“真的吗?”“在哪里!您能具体给我们描述一下吗?”
女孩子们像炸了锅一样围着小寿寿桑叽叽喳喳的请他说说当时的情景,阿北仿佛被吵到了一样,嫌弃地往旁边靠了靠但是却始终没有离开座位。
想到刚才女孩给我们看的图片,是一张自拍,蓝眼睛小哥靠着卷发小哥睡着了,樱花花瓣落在他的头发上,鼻尖上,卷发小哥看着镜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年轻真好啊。”

                                   END

—————————————————————————————

那天风风突然说她在看深夜食堂,突然就想要写深夜食堂au的荷兰傻了。最开始写的像自戏,改改改最后变成这样啦。
悄咪咪安利深夜食堂,不是那种常看的日漫画风,不管是真人TV还是漫画都有一种淡淡的感觉,感觉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或平淡无奇或惊险刺激,那都是他们人生里的故事,是食堂里的一个小片段。所以也想写写这样的荷兰傻,在不相关的人,对他们不感兴趣的人看来他们故事的一个章节。

评论(1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