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好好四处爬墙

咸鱼。各种坑底仰望太太的咸鱼

【荷兰傻】寿司卷

梗来自空间看的小漫画,女友不开心怎么办(大概是这个名字?)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
就很渣

————————

虽说是很努力了,表面上也装作很开心,但是Asa对于自己没有晋级这件事还是很不爽。
回到自己和Tom的小屋中,Tom又不在。气愤的仰面摔在沙发上,手臂挡在眼睛前面,回想着游戏里有哪些地方没做好,下一次要怎么改,结果越想越气,自己明明做的那么好!愤愤将手甩下却一不小心锤到了旁边桌子上。
“嗷——”
刚刚开门进来就听见了Asa怪叫的Tom急急忙忙走过去,正好看见Asa捂着手盘腿坐在沙发上。见没什么大事,Tom把外套脱下来挂在衣帽架上,一边向厨房走去一边问道:“怎么了?”
看见Tom回来,Asa不在意的甩甩手,怄气般说着:“没事。”总不能说因为生气没晋级,回来求安慰结果没人,气到打到自己了吧。
端着水出来的Tom,听见自家男朋友说着没事,看起来眼眶却有点红,不动声色加快步伐走了过去。把水杯放到旁边桌子上,蹲在沙发前,一把拉过他的手,翻来覆去的检查着。
“怎么啦~~~”用故意拖长的尾音配合着他娃娃一样的奶音向Asa撒着娇,“因为没晋级就生气打自己啊?你也不能这样自残啊,你可以等我回来锤我嘛。”
闻言Asa撇撇嘴,抽出自己的手躺了回去,“你拍戏还知道我没晋级啊?”
“我看了直播啊,所以算着你今天回来了,就快点拍完赶回来看你啊,结果一进门就看见你自残。”起身看着倒回沙发的Asa,看对方翻了个白眼并没有继续和他说话的意思,Tom转身进了房间。
正在和天花板深情对视的Asa只感觉身边的人离开了,没一会儿又走了过来。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被一个力量掀到了地上。立刻就想骂人的他,却感觉身下并不是坚硬的地板而是一床软绵绵的被子。紧接着他就被卷进了被子里,像一个寿司卷一样躺在了地上。看着上方正低头看着他笑嘻嘻的罪魁祸首,Asa扭动了一下身体想要挣开,却发现裹得太紧动不了。
“别乱动啊,我把你抱到沙发上。”话还没说完,Tom就将Asa以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害怕摔倒的Asa瞬间停止了动作,乖乖的等Tom把他放到沙发上,蠕动了几下,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安静下来。
“乖乖的待着别动啊。”指着他说完这句话之后,Tom就走开了。以Asa现在的姿势,看不见他去哪里了,不过还是乖乖听话的半躺着等Tom回来。
没过一会儿Tom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一瓶牛奶和一小碟饼干。见到饼干Asa脸上露出一点点欣喜,挑了挑眉问:“什么时候买的?”
“回来路上。”Tom一边说,一边走到沙发边上坐在Asa旁边,把牛奶放在桌子上之后换了一只手端着饼干。
Asa刚想伸手去抓饼干,却发现自己两只手都困在了被子里,和自己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看着眼前的美食却没法动。
看着自己恋人气鼓鼓的小表情,Tom脸上都要笑出花来了,在接受了一记眼刀之后,他收敛了一下笑容然后开始给Asa喂小饼干。
看着香甜的饼干出现在自己嘴前,Asa张嘴就把他卷进了肚子,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Tom的手指,然后抬起头等着更多的投喂。
柔软湿润的触感使Tom愣了一下,然后看见对方催促的眼神,无奈的开始了下一个投喂。
“喝牛奶吗?”眼看碟子里的饼干消失了一半之后Tom问道。
“要可乐,牛奶你喝,长高。”吃了饼干Asa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甚至开始调侃起Tom来。
“我...喝可乐不好啊!”辛辛苦苦逗恋人开心结果换来这样一句话,Tom为自己感到不平,但是看着Asa,到嘴边的话,却又说不出来,只能像个大金毛一样,把碟子放下凑到了Asa脑袋边上,“这下心情好了?不是我说啊,我们Asa有那——么棒,这次只是一次意外,下次你就第一了,你看看你还有个全场最高分,话说,你那个飞吻送给谁的啊?你给别人送飞吻我都没气,哎呀现在越想越气怎么办?...”
甜甜的奶音像轰炸机一样在Asa耳边炸开,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突然就朝着喋喋不休的嘴吻了上去。在喂食时就已经心猿意马的Tom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迅速将他的寿司卷吃干抹净了。
事后Asa再一次被卷成寿司,不过这次是放在床上,Tom端着牛奶走过去,却听见他幽幽的说了一句:“这被子真短,是你的吧?”
Tom:“???我们盖的不是一床被子?”

【荷兰傻】骑士的魔术比魔法更不可思议 (番外二)

真的,好喜欢,梅林的独角兽,有的说的是它喜欢纯洁的人,我们就让他喜欢处子好了。
我不会开车的。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

————————
番外二,独角兽。

“Asa,独角兽长的好看吗?有你好看吗?他的毛什么颜色的啊?他的角是不是彩色的啊?”Tom在Asa身边喋喋不休的说着话,但是注意力却不是一直停留在Asa身上,而是时不时转换方位注意着树林里的动静。
作为城堡里少有的处子,(没错,十八岁生日那天Tom并没有对他做亲吻以外的事情,后面也没有。)Asa经常被梅林派去寻找独角兽然后带回来他的毛发。以前都是梅林带着他去,不过今天梅林有事,于是换做Tom陪他去了。
Asa拿着地图仔细的辨认着周围的地形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话:“不是彩色的,我不是第一次见到独角兽就给你说过吗?他是纯白色的。”
“万一你见到的是公的,今天我来了,突然出现的彩色的母的怎么办?”Tom站在Asa身边不远处,注意着周围环境,排除Asa身边的危险,嘴上却依然不闲着,“需要我做些什么吗?你伟大的私人魔术师无所不能。”
“我需要你安静,然后离我远一点。”Asa抬手敲了敲身边的大树,对比了一下手上的地图满意的点点头,满不在意的说着。突然感觉空气好像有一点安静,而且有一股奇怪的视线注意着自己,一抬头,发现Tom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用他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Asa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手摸着耳垂补充道:“呃,独角兽喜欢处子,你离我太近他就不会出现,你不是说你不是处子嘛...”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见状Tom快速凑上去,吻了Asa一下,在他耳边小声的说:“好吧,那我站到那边去了哦,我的小处子。”等Asa脸红着反应过来时,Tom已经跑到了远一点的地方站着放哨了。
两人没再交流,森林再次回复了宁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四周只有树枝断落的声音和各种各样的鸟儿鸣叫的声音,独角兽依然没有出现。Asa背对着Tom,拿着地图再次对比着周围环境,挠了挠头,正准备说话,听到后方传来了Tom嬉笑的声音。
“嘿,你在干嘛?不要用你的尾巴扫我啦哈哈哈。Asa你看这个。”
转过头去,正想让Tom小声点,却看见,Tom站在一块石头上,阳光穿过树林斜斜的打在他的头上,他正笑的开心,眼睛都笑成一条线了,而他身前,一只纯白的独角兽正亲昵的蹭着他。而被蹭得正开心的Tom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在看着他,一抬头看见了Asa漂亮的蓝眼睛里全是震惊。他挠了挠头,滑下了石头,一边推阻着独角兽继续蹭他,一边向Asa走过去。
“你是个处男?!”
听到这话,Tom猛然回头向跟在自己后面的生物看去,漂亮的白色毛发,黑色的大眼睛,脑袋正中是一根螺旋状的洁白的角。Tom瞪大了眼睛,用手指着它,转回去看着Asa道:“这个长得像是马带了个矛的玩意儿是独角兽???”
还没等Asa回答,独角兽就在Tom身后不满的打了个响鼻,吹起了他后脑勺上的卷毛,然后用嘴对着他脑袋推了一下,慢慢的走到Asa身边低下了头,让Asa轻柔的抚摸他的毛发。
被推得一个踉跄的Tom,摸着自己的脑袋,也走了过去,他趴在独角兽背上看着站在对面的Asa,小声的问道:“这家伙真的是独角兽啊?”
被怀疑身份的独角兽不满的甩了甩自己的尾巴,一边的Asa急忙伸出手安抚着它,“对啊,没想到啊,从小受欢迎的Tom骑士居然是个老处男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不容易防住了独角兽尾巴的Tom,在听见Asa的嘲笑的时候突然回过神来,红着脸大声的反驳:“谁说的,我不是,你这个独角兽肯定是觉得我太好看了,才会这样的...喂,你干嘛,走开!”
在Tom还在絮絮叨叨反驳的时候,独角兽更加亲昵的用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开心的甩着尾巴跑到了Asa身后。Asa的笑声更大了,而Tom,他觉得他似乎看见独角兽脸上写满了鄙视,那眼神就像再说,有种你来打我啊,处男骗子。他觉得他的一世英名就毁在了这只独角兽身上。
直到他们完成了任务,回到了房间,Asa依旧在用这件事笑着他。
“话说,你到底是怎么忍住的啊,26了啊!居然还是个处男,所以你给骑士团说的那些都是骗人的咯?你不会不举吧哈哈哈哈哈哈哈...”Asa仰躺在床上用手指擦了擦眼角被笑出的泪水,肆无忌惮的说着。
Tom刚关上房门就听见了Asa的笑声,他红着脸冲过去把那人压在身下,直视着他的眼睛,带着威胁的语气说:“你再笑,信不信我把你就地解决了啊!”
软软的声音没有任何威慑力,反而是让Asa笑得更欢了,他推攘着Tom,想要获得更大的空间活动,却被一把抓住了双手,不爽的扭动着,想要被松开,却突然听见了一声吞咽唾沫的声音。安静下来的Asa这才发现,他的巫师袍因为先前的动作已经滑开了,他的胸膛被暴露在空气中,粉色的乳首在微凉的空气的刺激下挺立着。他感受到大腿根部有个坚硬的东西在定着他,他小心的吞了一口唾沫,僵在那里不敢动作。
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和身下Asa的僵硬,Tom深吸了一口气,凑到了Asa的耳边,原本的奶音变得有些沙哑,而显出了不一样的魅力,“你看看,是谁让我忍了那么久,那么辛苦啊?”
炽热的气息打在Asa侧脸上,因俯下身Tom的衣服与他的胸口直接接触而产生了细小的摩擦,使得他的脸一下子全变红了。紧张的等待着Tom的下一步动作,却发现身上一空,Tom起身准备离开了。
“我先出去,你自己收拾一下。”喘着粗气的Tom甚至不敢看着Asa,松开了他的手就准备离开,却突然被抱住。
Asa抱着Tom的脖子,轻轻的上下蹭动着,有意无意的划过他的胯下,“可是我准备好了啊。”因为害羞而带上的鼻音在Tom耳边小声的说着。接着他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按回了床上。
房间里回荡着甜腻的声音,床上两具身躯紧紧缠绕在一起,四周散乱着扯坏的衣物。
——————
这天去喊他们吃完饭的Haz是单独回来的,并且表示自己再也不想接近那个房间了。
后来梅林再次叫Asa和Tom去找独角兽的时候,Tom直接的说到:“我不是处男吸引不了。”梅林无辜的看着Asa,Tom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他也不是了。”而Asa只是羞红了脸低头站在那里,不敢说话。
梅林表示“mmp以后找谁去忽悠独角兽。”
独角兽表示“太好了,没人了,差点没被梅林和他的小崽子胡噜秃了

【荷兰傻】骑士的魔术比魔法更不可思议(番外一)

昨天晚上开全刀脑洞结果睡觉两度被吓醒可能是遭报应了,写个甜甜的补偿一下,希望今天可以梦见荷兰傻谈甜甜的恋爱。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

————————

番外一,换牙的小Asa。

每个孩子都会经历换牙,六岁的小Asa也不例外,所以当他捧着掉下来的牙齿,一脸无助的站在Tom面前的时候,作为过来人,Tom觉得自己有必要教他这是什么。
当他刚刚蹲下准备和Asa对话时,闲着没事做的Pan突然跑了过来,一把抓起Asa手里的牙齿就大声的喊着:“快看啊!小可爱成缺牙巴了!”然后跑掉了。接着就是马戏团里此起彼伏的笑声,大家都围过来想要看看缺了牙的Asa是什么样子。
Asa只是扭紧自己的衣角,低着头不说话。看着他别扭的样子,Tom不自觉想到自己换牙时候的事,他捏了捏Asa的脸,也笑出声来,结果面前小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得通红,然后哇的一声放声大哭了出来。
这下变成所有人都在谴责Tom又把小天使弄哭了,Pan把牙齿塞到Tom手里,和大家一起迅速逃离了现场,只留下了大哭的Asa和手足无措的Tom。
“啊啊啊啊啊别哭了别哭了,我不笑你了好不好,是我不好我不该笑你,这没什么啊,这只是缺了牙而已。”Tom站在这个米团子面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捏着牙齿原地转了几圈,自己的声音里都快带上哭音了。可是Asa就是不理他,只低下头拼命想要压抑哭声。
听着Asa的抽泣声,Tom揪紧自己的衣服,松开后,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了他,温柔的哄着:“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笑你,我给你说啊,我以前换牙也是这样啊。我只是觉得你好可爱啊,所以才笑的,别哭了好不好?我给你买糖?”
听见Tom的话,Asa抽噎着抬起头看着他,揉揉自己发红的眼睛小声的说到:“尊的?”
Tom先前还一脸苦逼的脸上,一下子因为憋笑皱成了一个包子,“真的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我不会骗你的对不对?”
“大fai蛋,骗人。”看见Tom的表情,Asa拿头轻轻撞了他一下,小小的扭动着身体。
而Tom则憋笑憋到脸都快扭曲了,却不敢笑出声,害怕好不容易哄好的孩子又哭了“好吧,那现在呢不气了吧?”说完Tom放开了Asa想要带他出去。
“当姆!我要次糖!”身后传来脆生生的喊声。
“你说啥?”Tom回头一脸懵逼的看着Asa,然后看着鼻尖上还挂着泪珠的Asa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一本正经的重复道:“我嗦我要次糖,大fai蛋。”
啊~我的Asa真是太可爱了~这大概是当时Tom的心情,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可能还是这样。

【荷兰傻】骑士的魔术比魔法更不可思议 (完)


cp:荷兰傻

年龄差8岁预警

荷兰魔术师/骑士x傻魔法师AU

设定在亚梅解放了卡梅洛魔法的时期,部分魔法师和常人依旧有冲突,刺杀亚瑟等。可能出现梅林传奇中人物及原创人物,bug可能有点多。脑洞跳的太快,视角也很乱。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
————————————————
回到房间之后两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沉默的状态,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Asa一直红着脸低着头坐在床边玩他的被子。而Tom则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会儿挠挠头一会儿摸摸鼻子。
“Asa,Asa,你看我。”小孩子一样的语气突然在脸前方响起,Asa习惯性的一抬头,正好对上了那双蜜糖一样的眼睛,现在,那双眼睛里不仅有糖,看起来还有无数的星星,它就那样直直的盯着自己,里面倒映着自己的身影,Asa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吸进去了。
“你还记得这个吗?”那双眼睛往后退了几步,将它的主人整个呈现到自己面前,穿着帅气的Tom向他鞠躬行了一个夸张的礼,然后张开他的双手,故作神秘的说着:“看看,是不是什么也没有?”
然后转了个圈将手伸向他眼前,凭空抓了一下,在他眨眼的功夫,手捏成拳头放在他的面前,接着慢慢展开手掌,一颗天蓝色的糖果出现在了他眼前。“Ta–Da——”
看着那颗天蓝色的糖果,本来已经屏住呼吸的Asa突然红了眼眶,他伸手拿过糖果,激动的看着Tom,对方的眼睛里满是爱意,仿佛想要把他溺死在里面。
“怎么,我的小乞丐看见一颗糖果都那么激动啊。”说着Tom上前一步搂住Asa。
“谁是你的小乞丐啊。”Asa带着鼻音在Tom怀里说着。
“好吧好吧,我的童养媳——嗷——”还没说完Tom就被Asa打了一拳,夸张的嚎叫引起了一阵闷笑。
他捧起Asa的脸让他直视着自己,眼神虔诚,语气认真认真的说道:“我的小魔法师,请问你愿意和你伟大的魔法师骑士大人在一起吗?”
“不要脸...”Asa红着脸说着,却又不自觉的想要低头,小声的嘀咕着,“不是刚见面就说了吗,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诶~”Tom笑得眼睛都快没了,将脸向着Asa的方向凑的更近。
看着逼近过来的Tom,Asa扭着手里的糖果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却突然感觉手里的糖不见了,刚想睁眼,就感觉到了两片带着甜味的唇瓣吻在了自己嘴唇上。他好奇的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收回舌头,就听见了对方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笑声,然后嘴里就突然被送入了一颗甜滋滋的糖,那双唇离开了他,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睁开了眼睛。看见Tom的眼睛就在他的面前,他们额头挨着额头,鼻尖碰着鼻尖,嘴里还有着同一颗糖的味道。Tom突然开口用比以往奶音低沉的声音说道:“这个魔术是不是比你以往见过的都棒?我只给你变。”

骑士的魔术果然比任何魔法都更甜蜜。
——————END

我终于写完了hia~休产假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我写的那么挫都一直用小可爱支持c〳 ݓ ﹏ ݓ 〵੭太感谢了!!!祝荷兰傻圈坐在火山口!

【荷兰傻】骑士的魔术比魔法更不可思议 (十)


cp:荷兰傻

年龄差8岁预警

荷兰魔术师/骑士x傻魔法师AU

设定在亚梅解放了卡梅洛魔法的时期,部分魔法师和常人依旧有冲突,刺杀亚瑟等。可能出现梅林传奇中人物及原创人物,bug可能有点多。
脑洞跳的太快,视角也很乱。

没看过梅林的可以无视梅林的奇怪举动,嗯,无所谓的。我们看荷兰傻谈恋爱。我当时脑子抽了,给梅林加了那么多戏。。。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

————————

用尽手段才向亚瑟申请到一个夜不归宿机会的梅林,立刻带上Asa去找巨龙带他们去旧教的地盘了。去的路上巨龙听说了Tom的事情后笑个不停,还对着梅林说什么“这个解药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啊。”却被梅林警告闭上了嘴。Asa觉得很奇怪,老师知道解药是什么为什么却不告诉他,而且一提到解药整个人都变得那么奇怪。有巨龙相送,下午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有几个人正站在那里等着他们。
“尊敬的艾米瑞斯,我们已经等候你们多时了。”奇怪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艾米瑞斯是梅林在德鲁伊中的称呼。由于平时在城堡里并不用这种方法交流,Asa恼火的摇了摇头。站在他们面前的德鲁伊虽然对着梅林说话,但是更多的注意力却集中在Asa身上。见状梅林揽住了Asa的肩膀让德鲁伊人带路去到他们的领地。
“所以你们知道了我们为什么而来?”梅林看着领头的人问道。
“不,我们只知道你今天会带着他过来,所以我们在哪里等着你们。”领头人微笑着对梅林说着。
“你们不是有三女神,能预言吗?”由于路上巨龙的调侃,梅林的语气也有点刁钻。
领头人并没有生气,而是笑了一下说:“自从你改变了命运救了亚瑟王和他,我们就看不清你们的未来了。”
Asa一头雾水的听着他们对话,只能感觉出来,他们所说的“他”指的大概就是自己,再想到自己的父母和马戏团的伙伴们都是死在旧教手下,他们就是旧教,他的脸色渐渐暗下来。
这时领头的人突然回过头来看着他,严肃的说到:“确切的说不是我们,而是另一群极端的人。你的母亲曾经是我们的祭祀,后来和另一个人一起离开了,那群极端的人不知从哪里听说,你是莫德雷德转世,将会代替他杀死亚瑟王,于是他们就四处寻找你,想要将你带走。而九年前那次事情发生之后,我们和艾米瑞斯联合起来剿灭他们,现在应该没有多少余党了。”听完,Asa抬头看着梅林,梅林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到达营地中心之后,Asa在梅林的示意下拿出了小瓶子。“这次我们来,是想问问这个药是你们这里流传出去的吗?有解药吗?”梅林在Asa热切的眼神下向首领询问着,表情却有一点不自然。
首领接过了瓶子看了一下说到:“这是我们的魔药,有着可以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魔法。至于解药...您不是知道吗?”
听到这话,Asa望梅林,看见对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没有别的方法了吗?”梅林不甘心的问着。
“真爱之吻,这是唯一能唤醒被蒙蔽的人的心的解药,当初你和亚瑟王不就是因为这个才正视了你们的感情吗?”首领看着梅林和表情复杂的Asa,疑惑的说着。
“好吧,主要是,我们现在并不知道那个孩子喜欢的人是谁啊。”梅林选择了无视Asa询问的目光,继续问道。
“那就没办法了,这个药只有真爱之吻才能解开。”首领无奈的说着,并招呼其他人给他们俩准备休息的地方了。
晚上睡在帐篷里,梅林揉了揉眉心,问Asa:“你知道Tom的真爱是谁吗?”
Asa仔细想了想回答道:“牛角面包?”
...
“快睡吧,明天一早我们回去再想办法。”梅林翻了个身睡下了。Asa则睁着眼睛仰躺在那里,听着野外的虫鸣,想着从小到大Tom和自己的一切,无论怎样,他不能娶那个女孩。他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第二天一早,他们向德鲁伊告白之后又马不停蹄的坐上巨龙往回赶,刚一到卡梅洛Asa就冲去把和Tom玩的好的骑士们都找到了一起,问他们对于Tom的真爱有没有什么头绪。
整整一个下午所有人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Tom可能喜欢谁,但是总是找不出一个正确的人,这时路过的高汶说了一句:“当时Tom不是说他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金发碧眼大胸翘臀的美女吗?”虽然觉得不靠谱但是大家还是开始在城堡里寻找高汶所描述的美女,可是找到了第二天早上都没有找出合适的人,这下他终于知道梅林为什么会对这个解药那么绝望了。
城堡到处都洋溢着奇怪的喜气洋洋的气氛,和亚瑟当年要娶别人时的气氛简直一模一样,只是主角换了。今天自己就满十八岁了,也是在今天Tom将要迎娶别的女人。这样想着Asa无力的躺在自己的床上,一滴眼泪从眼角划过。他听见开门的声音,急忙用手臂盖住了自己的眼睛,放满了自己的呼吸。他听见Tom慢慢走到他的床边坐下,这是他熟悉的声音他不可能听错,他感受到一个热量接近了他的手臂,却在触碰前离开了。
“Asa,睡着了吗?”
他没有回答,接着听见Tom的像哄小孩一样温柔的声音缓缓响起:“你都两天没回来睡了,这两天我总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你不在,我觉得这里是空的。我觉得我很爱xx,但是我又觉得那份爱不应该是给她的。呵,我在说什么?我一直想要和你聊聊,可是你都不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啊?”说着Asa感觉到了一个柔软的触感停在自己的额头上,温热的鼻息喷在自己的头发上,然后是脚步声和关门声。
他猛的坐起来,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整个房间都是他的心跳声,等了很久他听见了远处传了庆典的声音,他突然跳了起来,穿上了自己最好看的衣服,冲出去,今天可是他的生日,那么棒的庆典怎么能少了他?
虽然有大家不动声色的阻挠,但是当他赶到的时候婚礼依旧已经进行了一半了。他推门而入的时候,Tom和新娘就站在红毯的尽头,准备念誓词,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他,他没管旁人的目光,而是抬头挺胸大步的向前走着,紧紧盯着新娘说着:“我说过他不会爱上你,因为我有解药解开那个魔法。”
“你在说什么胡话!”新娘尖声喊叫着想要把手里的东西扔向他。而Tom虽然在听到Asa的话之后变得很生气,但还是条件反射的帮Asa挡住了新娘扔的东西,他严肃地走到了Asa面前正准备开口说什么。
却被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的Asa一把抓住了衣领,吻了上来。最开始只是嘴唇与嘴唇的接触,然后是Asa的舌头悄悄舔了一下Tom,还没来得及品尝滋味,就被Tom主动出击的舌头绞住,他想要退回自己的领地,却直接被攻陷了。Tom的舌尖划过他的上颚,在那里榨取着他的空气,想要抓住他不断闪躲的舌。第一次接吻的Asa早就被吻到软了腰,却被Tom搂住腰按住头,牢牢的固定在原地,感受着氧气一点点消失。终于在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时,Tom放过了他,一丝津液从他嘴角滑落,他涨红了脸靠在Tom怀里喘着粗气。四周先是一片鸦雀无声,然后突然躁动起来,欢呼声几乎快吧城堡掀翻了,而新娘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回过神来的Asa紧紧抓住Tom的衣服,把头埋在他胸前不肯出来。见状,Tom一把把他公主抱了起来跑回了他们的房间,任身后的起哄声有多大也没回头。
——————TBC——
啊。要完了。给你们剧透hhh结束了要

【荷兰傻】骑士的魔术比魔法更不可思议 (九)

cp:荷兰傻

年龄差8岁预警

荷兰魔术师/骑士x傻魔法师AU

设定在亚梅解放了卡梅洛魔法的时期,部分魔法师和常人依旧有冲突,刺杀亚瑟等。可能出现梅林传奇中人物及原创人物,bug可能有点多。
脑洞跳的太快,视角也很乱。

没看过梅林的可以无视梅林的奇怪举动,嗯,无所谓的。我们看荷兰傻谈恋爱。我当时脑子抽了,给梅林加了的戏。。。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
——————————————
在Tom雷厉风行的想着筹办他的婚礼的时候,Asa也没有闲着,当天他就乘着Tom带着他的“未婚妻”到处邀请人的时候,找到了女孩的房间。继承了梅林翻别人东西的优良传统的他,没多久就找到了一个有奇怪花纹的小瓶子,直觉和学习魔药学的经验让他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对。他带着瓶子走向盖乌斯的房间,却发现他们俩现在也在找他。
“怎么回事?Tom突然就要结婚了?还是在你的生日会上?”刚踏进门,Asa就听见了梅林劈头盖脸的问句。此时最疼他的两位老师正保持着一样的表情,抱着手盯着他。
“你不知道,亚瑟知道他得意的骑士马上要脱离单身了,开心得差点就自己出马筹办婚礼了。”梅林翻了个白眼,向前走了两步,“说实话你们俩怎么了?你手里拿着什么?”
听着一连串问题,Asa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瓶子,拍了一下脑袋急忙走到桌边,清理出一片空的桌面把瓶子放在了上面,“我觉得Tom是被下药了,当时那个女孩给他喝了一杯水,然后他就这样了,这是我在女孩房间里翻到的。”
“你翻了女孩子房间?”
“有人在你面前下药你不拦着?”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但是重点好像都不对,听到两人的话,梅林和盖乌斯看着对方,Asa抬起头看着他们俩,三个人同时定格,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Asa才小声地说到:“现在我们不是应该看看这是什么药,哪里来的,怎么解吗?”
“那我们事后再来说你随便翻别人房间的事,看看是谁教你的。”盖乌斯率先说完走向了桌子,顺便瞟了一眼梅林。而梅林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跟了过去。
拿起瓶子,盖乌斯看了看瓶身的标记,意味深长的看着梅林说:“旧教的标志。”
闻言,梅林也严肃起来,接过瓶子打开闻了闻里面仅剩的药水,打了个喷嚏,又还给了盖乌斯,心虚的看着桌面。盖乌斯看着梅林的样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摇着头,走到一边去捣鼓起他的一堆器具分析药水成分了。见状Asa也想跟过去,却被梅林一把抓住。
“Tom在喝了药之后有什么异常表现吗?他怎么喝的,女孩有念咒语吗?”
“我们回去的时候那个女孩就那种一个水壶和水杯,我当时觉得不对,但是Tom拿过来就喝了,女孩本来还想阻止他,他喝了之后就有了那些疯狂的举动,我当时没有感觉到魔法波动,应该没有念咒语吧。”Asa阐述着当时的情况,却看见梅林一脸,你连喝水都阻止不了,怕不是个假的魔法师的表情。他缩了缩脖子,突然又说道:“啊,他眼睛里会时不时闪过一些红光,很奇怪。”
听见闪过红光,梅林用手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表情渐渐变得有点扭曲起来。他转头看向盖乌斯,“盖乌斯,这个,大概多久能分析出来,你能找到解药吗?”
盖乌斯抬起头瞪着他们:“你们不来帮忙光说有什么用?过来帮忙查书,估计明天早上能找到。”
被教训了的两人低着头乖乖的坐过去开始翻书,期间梅林拍了一下Asa的脑袋,小声的说:“以后有的事情不要说那么清楚,我会被骂的。”Asa迷茫的盯着他看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坚定的点了点头。
——————
“起床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差点没把Asa吓到桌子底下去,他趴在书堆上尽力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见了拿着面包站在他面前的梅林。昨天晚上梅林准时被亚瑟抓回去睡觉了,而盖乌斯到了半夜也因为年龄问题去睡觉了,只有他翻书翻到了天空泛白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他揉了揉眼睛,眼看着将再次坠入梦乡。
“砰——”巨大的声响把他震得弹了起来,这下他整个人都清醒了,他看见盖乌斯以一种极为不赞同的眼神盯着梅林,护着自己的工具,而梅林无辜的耸了耸肩,说:“我没想到会有那么大动静。”
清醒过来的Asa,迅速地洗漱完之后回到了桌子边上,小口小口的撕着梅林给的面包,听他们说话。
“好消息是,这是德鲁伊的魔药,女孩应该没有下魔咒,比较好解。”盖乌斯一边捣着自己的药杵一边说着。
“那坏消息呢?”梅林习以为常的没等他说完就接了下一句。
盖乌斯抬起他的大小眼看了他们一眼:“坏消息是我没有解药,但是我觉得这个和很久以前亚瑟碰到那个咒语差不多。”说完他深深的看了梅林一眼。
“不要吧,那就麻烦了啊。”梅林哀嚎了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Asa在两位老师之间看来看去,手里捏着撕下来还没送入嘴的面包,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算了算了,我去给亚瑟说一声,我带Asa去找德鲁伊看看他们有没有解药。”梅林突然站起来看着盖乌斯说道,在得到了肯定之后,他拍了一下Asa,“快吃,吃完去收拾一下,我带你去找解药。我先去给亚瑟说一下。”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
Asa也迅速的将面包塞进嘴里,向盖乌斯告辞,回房间去了。
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两张床都是没有睡过的痕迹。至少他没把那个女的带回来,Asa想着,加快了收拾行李的动作,眼神却不时往Tom那张床上飘。
突然,门被打开了,Asa突然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搂在怀里,“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好久。”Tom牛奶般的声音在背后响起,Asa惊喜的回头,却又听见他继续说着,“我还以为你因为我要结婚就跑了,你不祝福我的婚礼吗?”
他的眼神瞬间暗了下来,转过身离开了Tom的怀抱,却还是笑着挥了挥手上的包,语气轻松的说:“老师找我有事,今天要出远门。”
“那你回在婚礼前回来吗?”Tom从下往上的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我...”正想着Tom会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女孩了,却又看见了他眼睛闪过了红色的光,Asa坚定的说着,“我肯定会在婚礼前回来啊,还会给你带个礼物。”
Tom念念不舍的再次抱了抱Asa说:“那你早去早回吧,路上小心点。”说完又往门外走去。
Asa沉默的看着Tom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又转过身自言自语:“我一定不会让那个女的得逞的。”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语气里似乎带着一点别的东西。

————TBC————

嗨呀,梅林奇怪举动是因为亚瑟也中过这个魔法,当时的他们也特别脑残。就是这样,然后恢复正常的方法...你猜

【荷兰傻】没有名字的车练习。

中午群里讨论攻受时突然开到一半的车,于是乎就写完了,不会开车的我活生生把中秋贺文拖到第二天了。
就写的很烂。后面本来想写之后他们就x了个爽然后急刹车来着。。。

【荷兰傻】骑士的魔术比魔法更不可思议 (八)

主cp:荷兰傻

年龄差8岁预警

荷兰魔术师/骑士x傻魔法师AU

Haz,Harry出没

设定在亚梅解放了卡梅洛魔法的时期,部分魔法师和常人依旧有冲突,刺杀亚瑟等。可能出现梅林传奇中人物及原创人物,bug可能有点多。
脑洞跳的太快,视角也很乱。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
——————————————

“啪——”女孩子甩了Tom一个耳光跑了出去。Tom回过头急忙去追,“等等,美丽的小姐,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啪——”这次是Asa甩的,“你傻了吗?”
被两个耳光甩懵了的Tom一下子掐住Asa的脖子把他抵在了墙上,狠狠的说:“你他妈以为你是谁?”
被卡住脖子的Asa艰难的往下看着Tom,突然发现Tom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红色,还没等他细看,Tom手上就开始收紧力度,他艰难的挣扎着,手指在Tom的手上无力的抓着“T...Tom..放手...”。
听到Asa断断续续的声音,Tom像触电了一样突然放开了手,他迷茫的看了看坐在地上不停咳嗽的Asa,想要走上前去扶起他,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他还是选择了无视咳着喊他名字的Asa,跑了出去。
——————
全城堡的人都感觉今天很不对劲,午休时间Tom没有在他的房间陪他弟弟听他聊今天上午发生了什么,而是穿上了他最花哨的衣服,仔仔细细梳了个发型,一直跟在一位女仆周围疯狂的骚扰人家,而Asa就始终在不远处冷静的看着。
“美丽的小姐,你真的真的真的不想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觉得你不用告诉我你的名字叫已经让我那么疯狂的爱上你了,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可能会直接幸福的晕过去。嫁给我好吗?”荡漾的奶音在厨房响起。
“Sir求求你,可不可以不要在这样了?”女孩在Tom疯狂的追求和Asa刀割般的眼神下急得要哭了,短短的一个中午,却过得那么漫长。如果Asa眼神能杀人,女孩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千疮百孔了。
“亲爱的...你们干嘛?!”Tom拿着不知道哪里摘来的小花,第401次向女孩求婚的时候,骑士Harry和Haz真的看不下了,他们冲过去连拉带拽的把打扮的格外风骚的Tom拖到了一个角落里。
“Tom,你是怎么了啊?傻的吗?没看见那女孩子不喜欢你?”Harry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Tom,而Tom把手抱在胸前,一脸的不耐烦的看着他们,眼神不时往外面瞟,却被两人挡住了视线,什么也看不见。
“我只是在追求我的爱而已!”说到自己的爱,Tom一脸痴汉的表情,“她是那么的可爱,迷人,她的黑发如此柔顺,眼睛那么闪亮,脸脸上的雀斑都是那么的完美。”
听见这个描述,Haz做了个干呕的表情,拍了拍Harry,说道:“别看了,傻了。”
Harry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说:“天大的刺激也不能让他变成这样啊?Asa就在旁边却不理,去追这个女孩子。Asa,你知道怎么了吗?Asa?”没有得到回复的他,探出头去看,却发现Asa和女仆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
逮住空隙窜出去的Tom发现自己的“心上人”不见了,眼看着就要往外冲,Harry和Haz急忙拦住他,经不住他的挣扎,Haz一边拦一边说:“马上就训练了!你不能不去训练吧?”
“不去!”Tom理都不理他这一套。
“可是你为什么不等训练完了找国王问问他能不能赐个婚?”为了拦下Tom,Haz脱口而出,立马被Harry肘击了一下,“我没说错啊?啊!!”
听到这话,Tom安静下来,盯着Haz问道:“真的可以这样?”
Haz看向Harry寻求帮助,而Harry摇了摇头看着天花板,不说话。没办法,他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可是...”
“那还等什么!快走吧!Haz你真是我的好兄弟!”没等他说完话,Tom就锤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转身向训练场走去。
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
“你做了什么?”趁着Tom被带走的空隙,Asa将女孩拖到了一个杂物间里,面无表情的问到。
被Asa冷冷的盯着,女孩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缩着身子,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着:“我...我什么也没做。”
“不可能,你往水里加了什么?”Asa向女孩逼近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变得更加冰冷,“别想骗过我,你觉得是自己招供,还是被我找出来你向骑士下咒的罪名大?”
“你凭什么那么确定!我觉得Tom骑士就是喜欢上我了,你想怎样?”被逼到角落里的女孩突然站直了身子,直视着Asa的眼睛,大声的向他喊着,“难不成你还想伤害他喜欢的人?或者说你因为你自己单身,就想让他一辈子单身?”
“你...”Asa一把抓住了女孩的手腕把它举过她的头顶固定在墙上,眼睛瞬间瞪大,刚刚开口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Asa,你在对我亲爱的干嘛?”刚好从房间门口过的Tom被女孩的声音吸引了过来,一探头正好看见了Asa将女孩压到了墙边上。
Asa并没有理门口传来的声音,反而是俯下身子在女孩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他不可能喜欢你的,等着看吧,谎言被拆穿的时候看你还有什么办法。”说完他抬起头对着Tom展现出一个巨大的笑容,“我在帮你问小姐姐叫什么名字,可是她不说。”
Tom疑惑的看了看笑的灿烂的Asa和低着头,脸色通红甚至还有点发抖的女孩,挠了挠头,问道:“是吗?”
“Sir,你还想娶我吗?”女孩突然出声,抬起头来看着Tom。听见此话,Tom惊喜的盯着她,而Asa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也盯着她看。
“当然!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娶你了!”Tom三步并做两步走过Asa抱住了女孩,搂住她向外走去,“我们的婚礼就定在两天后吧,我觉得那是一个好日子,等不及想要娶你了。”
在路过Asa身旁时,女孩骄傲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附和着Tom走了出去。
Asa看着他们走出去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不一会儿他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一下,两天后当然是个好日子,那是他的生日,不管你下了什么咒语,在他看来最重要的肯定都是自己。

——————TBC————
大家中秋节快乐w
我怎么感觉最后傻有点emmm宫斗傻?

【荷兰傻】真心话大冒险
占tag致歉,第三次了。别再吞了

【荷兰傻】骑士的魔术比魔法更不可思议 (七)

主cp:荷兰傻

年龄差8岁预警

荷兰魔术师/骑士x傻魔法师AU

Haz,Harry出没

设定在亚梅解放了卡梅洛魔法的时期,部分魔法师和常人依旧有冲突,刺杀亚瑟等。可能出现梅林传奇中人物及原创人物,bug可能有点多。
脑洞跳的太快,视角也很乱。

————————————————
自从Tom向Asa提出分开住,然后放弃已经过去了两年半。在这段时间里,Tom等人成为了骑士团正式的成员,时不时出去巡逻周边环境。Asa也慢慢成为可以独挡一面的魔法师和医药师,跟着梅林或盖乌斯去帮助别人。两人事务都变得更加繁忙。
然而在这段时间里,Tom即使已经26了却依然没有找到一位女性或男性的伴侣,用他的话说,他追求过某个对他很好的小姐,可是别人认为他年龄看起来只有十五岁。别的人也纷纷表示只想做他姐姐,让他放弃了主动出击。长得年轻并不是我的错啊!Tom这样回击着别人。
反而是Asa出人意料的受到了各种男性女性的骚扰,马上十八的他长得比Tom还高,大长腿肤白貌美还帅,使他在某种程度上比Tom还受欢迎。Tom一边想让Asa远离那些骚扰,一边又开始有意无意的给Asa更多的空间,想让他更独立,然而Asa反而变得越来越依赖Tom,就像一刻也离不开他一样。只要两人都在城堡里,Asa就会想要跟着他一步不离。
在Tom看来这也许是因为他对Asa保护得太严实了,这是不好的,所以在Asa十八岁生日到来的前几天,他的好朋友们疯狂怂恿他带Asa去酒馆。虽然他平时偶尔也会也去酒馆,但是带着自己的乖弟弟去和他们一群口无遮拦的人人喝酒,他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拜托,你弟都十八了,还没说过脏话,没喝过酒,没体验过女生的美好,你怎么想的啊?”Haz把手搭在Harry身上,夸张的说着。
“你体验过女生的美好?”Harry突然问道。
“在遇到你之前,后来就没有了!我保证!”Haz立刻站正,一本正经地说着,“现在问题是Tom和他的乖弟弟和酒馆啊。”
Tom好笑的抬起头看来一眼他们,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我不是怕带他去酒馆,是怕你们这群口无遮拦的流氓吓到他。”
“我听见你们再说酒馆?”高汶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来,双眼放光,“带我一个带我一个。”
“高汶骑士好,我们在让Tom带Asa去酒馆呢,他都十八了还没去过酒馆,没有交往过女孩子,太可怜了。”Haz向Tom的方向挤挤眼睛,夸张的说着,却被Harry用手肘顶了一下肚子。
高汶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Tom说道:“十八岁都还没干过这些,Tom你把Asa也看得太严了吧?我可是从小就在酒馆长大的,遇到了好多美丽的女孩子。”
“我没有...”Tom无力的反驳着却被Harry突然打断了话。
“Tom,你天天和你弟弟在一起,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你声音听起来也像个女孩,纯情小处男Tom?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Harry的话,四周都开始哄笑,大家推攘着Tom询问他到底是不是26了还是个处男,是不是还没品尝过女孩子们娇嫩的嘴唇,甚至开始笑Tom可能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
Tom被起哄弄得从脖子到脸都气红了,他大声的说着:“谁说的我还是个处男?我可是最棒的魔术师,不知道牵过多少女孩,有多少女孩对我主动献吻呢!”因为生气,他仿佛没有变过声的嗓音变得更加尖细。
听到这样的回答人群更加哄闹,高汶甚至带头喊着让Tom讲讲他的第一次是什么样的。“Tom,来说说看你的第一次是不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大美女啊!”
“Tom,你们在干嘛?”突然出现的低沉的冰冷的声音让所有人一下子安静下来。Tom从人群中挤出来看见Asa就站在外面冷冷的看着他。
“额,我们在聊天啊,发生什么了吗?”Tom抬头看着比他高了半个头的Asa挠了挠脑袋,心虚的说着。
“哦,要吃午饭了,我来找你。”Asa说完转头就走,也没有再看Tom一眼。
Tom急急忙忙的喊着:“等一下,我把东西放好就来。”说着转过头去驱散了众人,想要放自己的装备。
“不是吧,Tom,怎么感觉你在你弟弟面前,略怂啊?”才从眼前情况反应过来的Harry小声的说着。
Tom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怂啊,我这是对我弟弟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他长得比我高了,我就觉得有时候怪怪的了。真是的,小屁孩那么严肃干嘛。走了啊,一会儿他又生气了。”说着Tom迅速的跑回了城堡里面。
见状,高汶转过头问他们:“他们俩一直这样?Asa那小孩平时不是挺可爱的嘛,怎么今天那么冷?”
“不知道,大概不舒服?”Haz接过话。
“那还要不要带他去酒馆?”高汶心心念念酒馆,但是却没人回答他,大家都只是耸耸肩,偏头互相看了一下。

“Asa——Asa!你怎么了又?”Tom喊着追上了Asa,Asa却没有理他,于是Tom跑上前一把拉住他,“又怎么了啊?”
“没事。”Asa冷着脸回答他。
“我觉得你不像没事的样子啊,怎么了?喜欢的姑娘和别人跑了?不是吧,我的小Asa都有喜欢的姑娘了?哪家的?或者,哪个侍女妹妹啊?”Tom绕到Asa的前面晃着他的手,用他的奶音撒娇的说着。
Asa看着Tom这些小孩子气的动作和那双棕色的狗狗眼,不小心笑了出来,急忙用手想要掩盖过去。
“诶,你都笑了,不气了啊?”见Asa笑了,Tom也笑了起来,站定在了他面前。
Asa见掩盖不过,大大方方的把手拿下来,看着Tom说:“我气什么?我就是来喊你吃饭的,你比我大那么多还撒娇,谁才是小孩啊。”
“好好好,你没气,走吧我们去吃饭了。”Tom自然地牵起Asa的手,带着他往前走,“话说你不会真的看上哪家的女孩子了吧?”
“...”Asa表面上没说话心里默默吐槽着,我每天除了学习,跟着老师采药,接待那些别国国王骑士啥的,就是跟着你了,你还不带我出去,我能看上哪些女孩子??
当他们推开自己的房间门是,看见一个女孩子正在往水杯里倒水。
“你在干什么?”Asa警惕的问着。
“我...”女孩慌乱的那着水壶和水杯转过身差点把水洒了一地。
Tom看了一眼可怜的女孩,站在他们中间顺便接过了女孩手中的水杯,“她只是来到个水嘛,不要那么激动,对吧?”说着他准备喝下那杯水。
“别——那是给Asa的...”听见女孩的呼声,Tom转过身去看着她,水却已经喝了下去。
一切就在一瞬间发生了,Tom看着女孩,突然欺身上去吻在了女孩的嘴上,女孩吓得水壶摔在了地上,洒出的水溅到了Asa腿上,而他就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地看见眼前的一幕。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