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好好四处爬墙

咸鱼。各种坑底仰望太太的咸鱼

@赫铮_鎏金好少年 感谢太太授权,拖了那么久终于刻出来了。渣章希望不要嫌弃

荷兰傻合志本宣
规格: A5
工艺:双封
页数:168p
价格:60r
包括:九篇文章+5张明信片
通贩时间:劳动最光荣
通贩地址:见评论淘口令
试阅地址:

试阅地址
那个。售完为止吧。虽然感觉应该会有很多剩余,已经开始思考多出来的要带回家藏哪里了x

 @二百五十个垂耳兔 太太,我来交作业啦!!虽然有点丑,太久没刻章了,细节没处理好orz。赞美太太!!!太太画的柚子和天天太可爱了!!!

【荷兰傻】Happy Ending

梗来自 @昆山有鸟名毕方 太太的黄粱梦,不二授权
还没写完,最近沉迷咸鱼。希望发出来我会有热情把他写完吧。
荷兰弟x阿沙
极度ooc
————————————————————
1.
病床上Asa快速的转换着电视频道,每一个电视台都在播放着新型病毒的消息。Asa对着洁白的天花板发出一声长叹,认命的关上了电视。
“咦?Hey!果然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半掩着的房门被推开,看清来人之后,Asa试着坐直却因为无法移动自己的腿,而放弃了完全坐直的姿势,“Hi,显而易见,我把腿摔伤了。”说着他还指了指自己的露在被子外,被包扎好的腿。
“Oh,抱歉。”对方摸了摸自己鼻尖,半靠在房门边。
“又不是你打伤的。所以,你为什么在这里?看起来你很健康啊,蜘蛛侠。”Asa看了看对方的紧身衣打扮,半开玩笑的说着。
听见Asa的问话,门口的人愣了一下,下一秒立刻开心笑起来,“啊哈哈哈,我来慰问患病的小朋友们,路过看见有个人很像你,没想到真是你啊,火星男孩,看起来地球对你不太友好?”
Asa张嘴还想继续说什么,外面却传来了呼喊那人的声音。
“这就来!”对方冲着声音方向回了一句,又转过头来看着Asa。
“快去做大家都邻家英雄吧,上啊!spidy!”说着还做了一个射蛛丝的动作,却先把自己逗笑了。
那人笑着冲着Asa比了一个ok,假装射出蛛丝荡走了。Asa刚刚准备松一口气,却又立刻憋了回去,因为那个本应该荡走的人又突然将头探了出来,“好好养病,回见!”
“嗯,回见。”
再三确认门口的人真的离开以后,Asa才松开了一直藏在被子下的手。刚才为了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狠狠地掐住了自己的腿,毕竟那是他暗恋的人,突然遇见还是有点惊喜的,不过他一直没有感觉到痛感,直到对方离开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掐的是摔伤那条腿,可能是治疗的时候敷了一点麻药药劲还没过,所以没有感觉。
虽然说好了回见,可是两人再也没见过,Tom做完活动就直接飞回去继续下一场活动了。Asa将自己腿正在康复的消息发在ins上,得到了广大粉丝们的关注,看了很久,才想起来对方根本就没有关注过自己。只能悄悄地像以前一样通过各种途径得到对方的消息,不过从那次以后,Tom就像是被漫威强行管控起来防止剧透一样,再也没发过消息,这也是不可控的,谁让他嘴巴大。
Asa的腿其实只是扭伤而已,可是医院迟迟不让他办理出院,等到他真正出院的时候已经是情人节了,不管是医院里还是大街上,随处可见一对对情侣和各种各样的充满情人节气氛的装饰,即使是进了酒店,以为逃过一劫了,却还是在电梯里遇见了三对情侣。
「GAME OVER」电视屏幕上第十一次次显示出游戏结束画面的时候,Asa忍无可忍地将游戏手柄扔在了一边,今天好像连游戏都跟他过不去,总是卡在第十一关。窗外天色早就暗下去了,他喝了一口饮料,拿起手机习惯性地刷了一下ins,正好看见Tom的更新,一张不知道谁拍的照片,黑色的卫衣和裤子,蓝色的牛仔外衣,脸上的笑容就算照片糊成那样也能看得出他和拍照的人在一起很开心。Asa沉默了一下,接着更新了自己的ins。
「Happy Valentine's Day bitches.」

【荷兰傻】我暗恋的人给我表白的时候,其实不是我答应的

大概是,人生第一篇荷兰傻(我给我暗恋的人表白了,但其实不是我做的)的小番外。过年吃个回锅甜饼。
大半夜无脑产品没有修改啥的一发完。
好的,写完发现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几百年没产粮瞎jb写。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他们。
————————————————————————————————

过了很久以后,就是王子和王子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之后又很久以后。
“所以,Asa,当时你怎么会那么爽快答应我?”
当Tom终于问出这句话的时候,Asa心里反而有了一种放松的感觉,但是他草草敷衍了一句,不动声色地继续打游戏。思绪却又飘回到他被告白的那天早上,准确说是凌晨六点。
那时他正在熬夜打游戏,突然就发现自己身体不受控制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别人控制的身体,在用自己的声音和自己对话,而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
「快快快左边有僵尸,右边,右边,动动手指啊!跑起来!换弹夹!yes!!!!过关!!好了,保存吧,左边那个键谢谢。」
接着他才透过漆黑的屏幕反光,看见“自己”正在一脸疲惫地瘫倒在地。他没办法让这个身体回到床上,只能继续用“说”给出指示。
「所以,如果你想躺着可以去床上,否则明天下午醒来可能会腰酸背痛。」
接着他看见自己的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灵活性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瞪着双眼,不得不说自己的脸就算在漆黑的屏幕上也很好看。然后身体开口说话了,“等等,我是,不是,你是Asa?你不应该惊讶吗?”
「我惊讶什么?我过关了游戏?」通宵游戏的Asa并没有迅速将注意力从游戏里抽离出来。
“...我一个女的,占领了你的身体,你不奇怪这是为什么?”身体不可思议地盯着屏幕里Asa的眼睛,迅速站了起来,却又立刻蹲下,“卧槽,那么高,还头晕是什么鬼?”
这一举动让不能控制身体的Asa也感受到了头晕,他再次提醒身体目前的控制者,「可能因为我通宵玩游戏?你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突然站起来?」
“重点不应该是,我在你身体里面吗?”身体一边有气无力地挪向床铺,一边吐槽着。
「我觉得可能因为我们是神选中的吧,或者你来自异次元?你会不会在我脸上写个“笨蛋”然后在我本子上写“你的名字是...”?」
身体沉默了很久才憋出一句话,“你动漫看多了吧。”接着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将视线转移到了Asa手机上,手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亮了,而屏保是一个人躺着照的鞋子和部分风景。身体盯着看了很久,然后悠悠地冒出一句,“这TM不是Tom前两天发的照片吗?”
Asa还不知道自己身体能发出那么意味深长的声音,如果现在是他在控制身体,背后肯定已经一片鸡皮疙瘩了。「什么?什么Tom?我不知道啊,这是我随便找的图。」
“说谎,这很明显就是Tom的IG上的图,前两天发的,我记得可清楚了,你还给他点赞了来着。”身体信誓旦旦地说着,“你关注他,你给他的每一个点赞我都记着呢!”
「那又有什么用,他没回fo也就看不见我点赞了。」
“所以,你暗恋Tom啊?”身体小心翼翼地问着。
Asa没再回答,但是看起来却像是默认了。
“额,其实我觉得Tom也是喜欢你的,我觉得他肯定开小号关注你了!”身体胸有成竹地拍了拍Asa的胸口,然后问道,“你介不介意我看你推特?我们来分析一下Tom用小号关注你的概率。”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Asa发现进入他身体的这个女孩子像个福尔摩斯一样,从他的关注者里一个一个抽茧剥丝,推理分析,最后还真找到了一个小号看起来很像Tom的小号。在这段过程中,他也和女孩讲述了自己暗恋Tom的过程。在他们正准备深入调查那个账号时,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亲爱的Asa,我是Tom Holland,我想对你说,我喜欢你,不,我是爱你,我从一开始见到你就沉醉在你星空般的瞳孔中了,他们仿佛要将我溺死一样,让我感到窒息, 你的一切都让我如此沉迷,你愿意成为我的男朋友吗?】
收到这条消息以后,空气仿佛凝固了三秒,接下来本该是低音炮的声音却突然拔高喊了出来,“我说什么来着!他暗恋你吧!!!答应吧!答应吧!”
被短信和自己声音震到的Asa愣了几秒才有反应,「会不会是垃圾短信?」
“怎么可能??答应吧答应吧!!!万一就成了呢!你看看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多棒啊!”
在接收带Asa几乎听不到的同意之前,身体就已经迅速给Tom回了短信。
【好啊。】
接下来事情就顺利多了,Asa重新接管了自己身体,和Tom迅速地走到了一起并同居。有时候他也在想如果那天那个自己没有一直在耳边吵吵,让他答应Tom,他会不会把短信当做垃圾短信删掉,毕竟现在看来,那段话怎么看都不会是Tom写的。不过这些如果都不成立了,因为现在他正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家男友腿上打游戏。
「Game Over」
“Damn it !谁让你把腿移开的?”
“可是,你还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啊。”

【荷兰傻】茄汁豆吐司与牛角面包

一发完
深夜食堂au
老板第一人称视角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深夜食堂属于老板

——————

凌晨0时

“我们明天就要回国啦。”
最近几天经常来店里的两个帅气的外国小哥,今天一进来就这样说道。
“谢谢...你们照顾!”
这是那个卷发小哥说的,他的日语终于进步到可以听懂的程度啦。
“这就要走了吗。”“好不容易看见帅哥这么快就要离开。”“男人啊总是变的很快。”
从两人进门开始就一直盯着他们看的茶泡饭三姐妹在一旁自顾自地说着话,最后一句话得到了三个人一致的肯定,但是话题很快从两位小哥聊到了男人不可信,再义愤填膺的聊到哪位女士结婚了。聊别人之前不妨先想想自己好吧!
卷发小哥和蓝眼睛小哥,是最近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食堂里的两个外国小哥,高的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稍矮那位则有一头卷发,所以我就擅自这样称呼他们啦。
像往天一样两人坐到了比较角落的地方,不过今天一坐下就被阿顺他们拉过去聊天了啊,大概就是在聊明天什么时候走,今天去了哪些地方看了什么,吃了什么。最后一天也不让两个人安安静静的,看来大家都很喜欢他们,也是,谁不喜欢他们呢。
“啊,正好今天做了茄汁豆,还做了吐司和牛角面包,刚好用来给你们践行吧。”
店里的人将视线都转到了我这边,蓝眼睛小哥偏着头在和卷发小哥说着什么,大概是在翻译吧,卷发小哥的日语真的不怎么样,从他进店时磕磕巴巴的话语就可以看出来。蓝眼睛小哥日语就比较好了,只是带了点口音,不过大部分时候我都能听懂。
“噢!是小哥你们第一次来深夜食堂时点的菜吧!那时候没吃上呢。”
接受目光注视的感觉真不好,还好小寿寿桑的记性好,帮我转移了注意力。两位小哥看起来有点吃惊,不过,两位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把大家都惊艳了一下,如果忘记了当时情景才奇怪吧。

—————————————————————————————

那天才刚开店没多久,真由美才开始吃第二碗米饭,小寿寿桑和阿北他们在聊街上新出现的脱衣舞女郎,门突然打开,怎么看都还是孩子的卷发小哥拉着蓝眼睛小哥出现在门口,两人保持拉扯的姿势静止了几秒,然后迅速松开对方,蓝眼睛小哥认命的被卷发小哥拉进店了。是新面孔,还是很帅的新面孔,所以连真由美都因为他们的出现暂时停住了吃饭。我猜可能因为一直被大家盯着看,所以两位一直站在进门的地方,没开口说话。接着茶泡饭三姐妹开始悄悄的点评两人外貌了,虽然小声,但是别以为我没听到啊。
“咳,两位想吃点什么?只要我这里可以做的,都可以点。”既然来了就是客人,没理由不接待,所以我还是决定先问问他们想要吃点什么。
听到这话,蓝眼睛小哥终于眼睛一亮,拉着卷发小哥找了个位置坐下,还偏头在他耳边说话。大概是来日本旅游的年轻人深夜出来觅食,感受日本夜景,无意间闯入了我这个深夜食堂。两个人小声嘀咕了一阵,好像还起了点争执。在这时候,我看见茶泡饭三姐妹鬼鬼祟祟的凑在一起想也是在猜测他们是谁,小寿寿桑、阿北和真由美他们也在小声讨论。
“嘿,嘿,老板,你觉得他们是谁啊?”小寿寿桑向我问到,我怎么知道他们是谁啊,我和外国人不熟的,还没等我回答,他又自顾自的说起来了,“看他们穿着肯定不是那些店里的小哥。那个蓝眼睛的眼睛真好看,可是太瘦啦,卷发那个看起来矮一点但是看起来经常锻炼,身材一定很好。”
可能是被「瘦」和「身材好」刺激到了,真由美愤愤地吃着碗里的饭,“等我吃完就回去减肥!如果能有那么帅的男友就好了。”
“唉真由美你别想了,我觉得那两个小哥之间的关系肯定不简单。”小寿寿桑捂着心口一脸向往的说着。
这都能看出来?“我怎么没有看出来?”果然阿北也没看出来吧。
“你们等着瞧...”
这个时候,两位小哥那边好像也打闹出结果了,蓝眼睛小哥突然站起来想要开口说话,卷发小哥抓住他差点没把人抓进自己怀里,不过当时店里所有人都好奇的打量着他们,特别是听完小寿寿桑的推断之后的我们,所以他还是放手了。站稳的蓝眼睛小哥像拍狗狗一样拍了拍卷发小哥的头,然后露出一个微笑。在笑容出现的时候,店里安静的能听见筷子掉在桌上的声音,能不能注意一点,油弄到桌子上很难擦的。
“请问有茄汁豆吐司和牛角面包吗?”
略微有点低沉刚刚过了变声期的男声响起。
“asdfghjkwuwhxb...唔唔唔!”
像是还没经历过青春期的声音,说出了一串听不懂的话语,不过才说了一半就被强制打断了。卷发小哥被蓝眼睛小哥捂住嘴,还被瞪了一下,虽然看起来他能很容易摆脱那双手的样子,但是还是马上安静下来了。
那是什么?「茄汁豆吐司和牛角面包」?小店是深夜食堂,不是面包店啊,虽然经常有客人点一些很特别的东西,但是这个真的没人点过,我平时也没往店里买面包。
“抱歉,这个没有呢。”
“啊,对不起,只是开个玩笑,那请要两份猪肉味增汤定食。”
蓝眼睛小哥又向着一脸郁闷的卷发小哥说了两句什么,对方挠挠自己的卷发,笑了,卷发小哥看着蓝眼睛小哥的时候那种眼神,连我都能看出来他们之间肯定不简单了。「是太阳一样的男孩子和月亮一样的男孩子之间产生的爱恋啊。」这是他们离开后,小寿寿桑捧着脸,对两位小哥下的定义。
接下来几天,两位小哥都会结伴出现在店里,并且很快就融入了进来,这可能是长得帅的优势吧。他们一般都是看店里人吃什么就点什么,然后坐在角落里,小声交谈,或者打闹。有时候他们也会加入周围人的谈话,大部分时候都是蓝眼睛小哥在做翻译,卷发小哥看起来很喜欢说话,导致有时候蓝眼睛小哥不想翻译了,接着卷发小哥就会蹭在他耳边说些什么,然后对方就会继续帮他翻译啦。看着他小狗一样的眼神,应该没人会拒绝他的请求吧?
不过就算这样,这几天下来也没有人打探到他们到底是谁,他们看起来不是很想说的样子,大家也就没有问了,反正都是深夜在食堂里吃饭的客人,身份又不重要,这个小店可不会在意那些东西。
——————————————————————————————
趁大家反应过来以前,我已经将牛角面包重新刷上黄油放进了烤箱,茄汁豆吐司也做好了。茄汁豆是用番茄沙司和白天泡发的黄豆一起熬煮,直到汤汁完全被黄豆吸收,一般可以浇在白饭上加上生鸡蛋一起吃,茄汁豆吐司就是把他们放到吐司上罢了。吐司和牛角面包都是开店前托阿北帮忙买的小麦粉和黄油自己做的。
店里都是黄油的香气,两位小哥看看面前的茄汁豆吐司和牛角面包又看看我接着又看了店里一圈,感觉很不可置信啊。
“这个好吃吗?我也要一份!”真由美发话了。
“你不是要减肥吗?”梅子茶泡饭小姐很不客气的开口。
“老板,我也要一份。”
“我也要一份,嘻嘻。”
... ...
小店的客人都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看见别人吃什么自己也想吃。于是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份茄汁豆吐司和一个牛角面包。
所以,外国人都喜欢吃那么奇怪的东西吗?茄汁豆加在吐司上面?我嚼着这个吐司觉得很奇怪,不过看大家好像都吃的很开心的样子,两位小哥看起来非常激动了。喂喂,只是吃个面包而已啊。
“谢谢您,还能记住我们第一次来时点的菜,这个吐司真是太棒了!一级棒!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吐司了!”蓝眼睛小哥离开前很激动的说着,旁边的卷发小哥看起来比他还激动,叽叽呱呱的说着什么,但是由于他的日语说的实在不怎么样,还夹杂着英语,所以我就只听懂了「很棒」「谢谢」这几个词。

—————————————————————————————

最近店里总是时不时闯进来两三个年轻女孩子,很激动的拿着手机叽叽喳喳地说着听不懂的话,什么“这就是他们俩来过的地方吧!”“肯定吧!”“啊!我坐在他们坐过的椅子上了!”现在的年轻人都在想些什么啊,大半夜两个女孩子走在街上不怕坏人吗?进来吃东西没关系可是打扰了我的客人们吃饭,就很不好了。
“你们在说什么啊?”阿北好奇地凑过去询问道,我也不动声色的移过去想要看看是什么吸引了这些年轻的女孩子来我这种破旧的小店。
“他们啊!Tom Hollan和Asa Butterfield,他们俩出去旅游了一趟,回来就公开了!说在旅游途中见了一群很好的人,老板和客人都超级友好超级棒!”
“其实也是Asa晒茄汁豆吐司和牛角面包,被粉丝发现旁边杯子倒影里是Tom,跑去各种猜测,Tom嘴一急就说出来了嘿嘿嘿,这个店也是粉丝扒出来的。”女孩子们兴奋的说着听不懂的英文名,语速很快,看起来很激动的样子,但是我只听到了茄汁豆吐司和牛角面包。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女孩子们把手机拿出来给我们看两人照片。这时我们才发现,她们说的原来是卷发小哥和蓝眼睛小哥,怪不得他们难么吸引人,原来是明星啊。
“我就说他们关系不简单吧!”小寿寿桑开心地说着,“我还看见有几次卷发小哥偷偷亲蓝眼睛小哥脸颊呢!”
“什么什么?!”“真的吗?”“在哪里!您能具体给我们描述一下吗?”
女孩子们像炸了锅一样围着小寿寿桑叽叽喳喳的请他说说当时的情景,阿北仿佛被吵到了一样,嫌弃地往旁边靠了靠但是却始终没有离开座位。
想到刚才女孩给我们看的图片,是一张自拍,蓝眼睛小哥靠着卷发小哥睡着了,樱花花瓣落在他的头发上,鼻尖上,卷发小哥看着镜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年轻真好啊。”

                                   END

—————————————————————————————

那天风风突然说她在看深夜食堂,突然就想要写深夜食堂au的荷兰傻了。最开始写的像自戏,改改改最后变成这样啦。
悄咪咪安利深夜食堂,不是那种常看的日漫画风,不管是真人TV还是漫画都有一种淡淡的感觉,感觉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或平淡无奇或惊险刺激,那都是他们人生里的故事,是食堂里的一个小片段。所以也想写写这样的荷兰傻,在不相关的人,对他们不感兴趣的人看来他们故事的一个章节。

【荷兰傻】宣本

文本试阅:

至今Tom还记得虚弱的Asa倒他怀里。逃跑耗尽了他所有力气,他用微弱的气在Tom耳边呵出声音:“16096……”

他的卧底编号。
《蛰伏》By灰咒语

那以后Tom再也没提起过这件事情。
他们两个依旧会在闲暇时候去到那酒馆去要杯酒来喝,依旧是清爽的冰啤酒。
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就连Asa自己都不能确定——他也开始觉得那可能只是自己喝多了酒以后的一个疯狂的梦罢了。毕竟所有的所有都显得太不真实。
可谁又知道呢。
《That's Why We Call It 『MEMORY』 》 By爱丽丝

似乎整个旖旎糜颓的BAFTA之夜都不过是在为这个姗姗来迟的吻做铺垫,两个少年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喘息。苹果白兰地余味里浓醇甘甜的气息几乎渗进了Asa的血液和骨髓,他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会爱上这个味道,Tom Holland吻自己的味道。
《Afterparty》By梨子

““你到底是要爱还是性?””

他在扯着嗓子喊出这句话后感受到在自己身体里自如进出的男人突然顿住了动作,他背对着那人,看不真切他的表情。他只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深吸了口气让自己放松些,暂且忽略体内的异物和那个火辣的入口,他从一片混沌之中找回更多的清醒,试图在清醒中搜罗语言继续和那男人说点什么。
《Black Sheep》By阿淮

他不记得了,他也不记得了,只记得,秋天结束了。
入冬时那场雪下得的极大,在整个冬季最是难捱,下的雪把那一亩三分地儿埋得干净,捧了雪的双手冰凉,洗干净后,就什么也没有。
这场雪要下多久,来年春天又是什么时候,谁也不知道。
《春烬》By月下见美人

手机铃声不适时地响起,Peter茫然地按下接听键。
“你就这样逃跑了吗?Spidey.”
《Darkness》By温好好

——我爱你。

——我也是。

是他们送给彼此的挽歌。
《蝴蝶挽歌》By一只弗狸

我爱你啊,爱你的肉体,也爱你的灵魂。
信纸上写着的是““I met my soulmate,,he didn't.我唯有一个请求,用他的头骨来盛放我的骨灰。
这次,我们终于在一起了,以后,你的心里脑海里,便只有我了。
《Love your body hate your soul 》By 鲁斯特

“Tom………Holland,””他费力地平缓呼吸,断断续续的话音像是被一条绳子给挂了起来,随时都可能断裂,““I'm fuckin' luv u.””伏在胸口处的人好像愣了一下,旋即低低地笑了起来,又伸过脑袋再次轻吻了唇角。
“I got you.”
Tom用气音轻轻宣告着,眼睛很亮,笑容有点傻。
《捕捉》By晷秉

【荷兰傻】我是锦鲤,就是有点咸

荷兰人x傻锦鲤
ooc预警
后面有对话流纯属想偷懒
他们属于彼此,ooc是我的错

————————————————————

Tom捡到一条非常漂亮的鱼,它的鳞片居然是蓝色的!他的朋友们都说这鱼是染过色的活不了多久,但是Tom偏不信,把它带回了家安置在舒服的大鱼缸里,给他取了名字叫黄油,给它的鱼缸命名为黄油地。
Tom坚信黄油是有灵性的,能听懂他说话,因为它总是在听见Tom说自己的朋友们吐槽它绝对死的很快的时候在鱼缸里翻翻他的肚皮,吐两个泡泡表示自己的不屑,当然,在听见Tom给它取的名字的时候,它也这样做了,但是Tom把它的行为理解为喜欢这个名字。Tom很喜欢对着鱼缸说话,有时候如果黄油喜欢那个话题,就会和他激烈的争辩——在他说完之后吐出一连串泡泡,上窜下游得反对或者赞同他的说法。但是大部分时候都是Tom在说话,黄油懒洋洋得游动着。
自从黄油来了他家,荷兰觉得自己的运气蹭蹭蹭地变好了,什么买彩票能中五块啊,买饮料总是再来一瓶啥的,就有一点不好,家里电费增加了,饮料总是莫名其妙消失,而且总是会有猫溜进来!在Tom看来猫是一种邪恶的生物,会使他不停的打喷嚏,而且他也不喜欢那种会直勾勾盯着人的动物,并且自从家里多了黄油之后,为了避免黄油被猫抓走,Tom每天出门前都会检查自己的门窗是否锁好了,但是有时候他回来还是会在进门时打一个大喷嚏,然后发现沙发上有猫毛!!他一定要抓住那只该死的猫,虽然到目前为止它都没对黄油做过什么,但是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发生什么呢?!他来到鱼缸前,揉着鼻子和懒洋洋的黄油打招呼:“黄油,你不要怕,我一定不会让那些该死的猫伤害你的!”黄油张嘴吐出了一串泡泡,Tom觉得它一定很赞同自己的话,开开心心地洗漱去了。
为了抓住那只神出鬼没的猫,在这一天,Tom向公司请了假,却没告诉任何人。他像往常一样和黄油告别然后出了门,却没有走远,在家附近带了半个小时后折返回了家中。他猛的打开门,看见一个穿着蓝衣服的人正盘腿坐在他的沙发上打游戏,手边放着他昨天刚买的饮料。两人大眼瞪小眼,突然“嘭”的一声,蓝衣服的人消失了。Tom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看见地板上躺着一条蓝色的鱼,在艰难的呼吸着,挣扎着,那正是他的黄油。两人,不对一人一鱼看着对方,相顾无言。
“...我看见你了,变回来吧,不然我会让你就这样干死在地板上你信吗?”Tom抱着手臂冷漠的开口。
“...你个没良心的!说好那么喜欢我居然看着我干死在地板上?!咳咳咳...”看见Tom真的打算让自己死在地板上,黄油变回了男孩的形态掐着自己脖子,因为突然能呼吸而发出剧烈咳嗽。
“所以说,你是谁?”看着面前人难受的样子,Tom忍不住上前拍打他的背部帮忙顺气,毕竟是自己养了那么久的鱼,还是有感情的。
“愚蠢的人类啊!其实我是一条锦鲤,你没发现我来了以后你运气变好了吗...”男孩打开Tom的手,站直身体骄傲地说着,却顺着Tom的视线看见了桌上的电费账单和空饮料瓶,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快速地争辩了一句,“...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咸,但是我真的是锦鲤!你看我每次喝完饮料都让你再中一瓶了!”
......
“所以说锦鲤先生,你就是我的黄油咯?”
“去你的,我叫Asa,我在鱼缸里反对你那么多次了你没看出来吗?!”
“你眼睛真好看,可以一直保持人类状态吗?”
“...只要你求我,也不是不可以的。”
“求你。”
“.......你那么没志气吗?!”
“我如果把你衣服脱了再把你甩回鱼缸你会变成肉色的鱼吗?”
“....滚!!!!”
今天的锦鲤先生和荷兰先生也有着无数的共同话题呢。

【荷兰傻】不给糖果就捣蛋

老福特,我认栽,又吞文
占tag致歉
小风的梗本来超可爱!被我改成黑暗风了,接受不了请勿点。
ooc属于我

  链接说明文字

【荷兰傻】你要我的小心心吗 短篇he版

数字太太图衍生梗
不上升真人

很久的很久以前,在某个世界的角落有着两个特别可爱的小孩子。
他们只能通过电话筒才能听见彼此的声音,但他们也喜欢这么做。
虽然说是聊天,但是大部分时候都是棕色眼睛的小朋友在说话,蓝眼睛那个总是安静的听着。
棕色眼睛的小朋友总是会笑眯眯的隔着电话筒向蓝眼睛小朋友诉说一切。

“我的小心心给你好吗?”

“你的眼睛怎么像天空一样啊,我的小心心给你吧”

“你的嘴巴好像软软的糖果,我的小心心给你吧”

“你的手看起来好软,我的小心心给你吧”

“你笑起来真好看,我的小心心都给你!”

...

棕色眼睛的小朋友有很多小心心,他想把它们全部都给蓝眼睛小朋友。
于是这些小心心就这样一个一个飞出蓝眼睛小朋友的电话筒。

蓝眼睛小朋友总是一言不发的收下所有的小心心,再仔细地把它们堆到身后,等到没人的时候悄悄藏起来,收到自己最宝贝的小角落。
终于有一天,蓝眼睛小朋友收到的小心心快把他淹没了,而棕色眼睛的小朋友却只有一个小心心了。
他手里拿着剪刀,对着电话轻轻地张了张口。

“这是我最后的一个漂亮的小心心了。”
“给你之后就没有了哦。”
“...”

话音断了一下,话筒里仿佛传来很压抑的一声抽泣,接着带有一点鼻音和决绝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拜拜!”
说完他便坚决地剪断了电话线。别的小朋友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做啊,就都问他同一个问题。
你那么喜欢他,为什么还要剪断线啊?
他揉了揉微红的眼睛,蹲下身子开始收拾一地破碎的心。

“我把好看的小心心都给他了。”
“我给不了更好看的了…”
“只剩下不好看的小心心了,他不会喜欢的。”
棕色眼睛的小朋友狠狠的抹了把眼睛,然后吸吸鼻子重新挂上温柔的笑脸站起来。
“不如让他去得到更好的好了。”
真是个鲁莽的小朋友啊。
他没有听见,在他剪断线之后。
蓝色眼睛的小朋友看着软绵绵塌下来的电话线,张了张嘴,用手背狠狠的擦去眼睛里的泪花,亮晶晶的蓝色眼睛被皱起的眉头还有不断掉出来的泪珠遮挡住了。
他小心翼翼的举起自己的唯一的一颗小心心,对着已经没人会接听的纸筒,一边哭着一边念叨道。
“我的小心心也给你”
“你回答我好不好”
“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
“你怎么不说话了啊”
“我也想要给你小心心”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他哭喊着,把纸筒都揉坏了,却再也没有得到过回复。
而至始至终,他都保持着一个笑脸,不管脸上沾满了多少泪水,不管那样有多难看。
他只是记得,电话对面的声音说过,喜欢他的笑脸。
他以为只要继续这样,那个声音就会再次响起。
可是断掉的线不会再连接起来的。
棕色眼睛的小朋友没有机会知道的事情是,蓝色眼睛的小朋友从来都是等他说完话之后才开始说话。
然而等他停下来的时候一般都是他自言自语后困到睡着的时候。
他不知道,那个每天晚上带给他好梦的声音,其实就是他一直喜欢的蓝眼睛小朋友的声音。

我也好喜欢你啊
那就晚安啦
希望你能做个好梦哦

他从来没有听见过,也再也不会听见。
两个相隔很近又很远的小朋友啊,将自己困在自己的世界,蜷成小团子。

一个蹲在一堆破碎的心里面,红着眼睛想要拼好他们,不停的给自己打气,也许拼完了又是一个漂亮的心,就可以悄悄再送给他了。

一个淹没在漂亮的心里面,拿着自己正在破碎的心,漂亮的蓝眼睛里全是泪水,求求你不要再碎了,我要送给他啊,你看看周围那么多漂亮的小心心,他给了我那么多,你碎了我就什么都不能给他了啊。

掉落在孤独的天使之间的纸筒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棕色眼睛的小男孩在冰冷的碎心心里睡着了,安静的梦境里回荡着一个哭泣的声音。

“你可不可以继续喜欢我啊。”



好吧其实我是BE版哈哈哈HE在阿风那里!

http://parksbornisreal.lofter.com/post/1e19065f_11625878